晴空

惟将终夜长开眼-記萧景琰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最近在各大网站看有关靖王殿下的文章,最常看到的诗词节录有二,一个是上面这首悼亡诗,还有一个,是「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想了想,还是想用前者来当题目。

萧景琰是个耿直的人,完全不喜权谋机巧,不是很懂圆滑处世;偏偏他还是个执拗的人,对于挚友,对于兄长,他由始至终并未相信那所谓的谋逆,故而从来未在皇权面前低头。因此他很自然地并不受他那高高在上的父亲的喜爱,四处奔波,劳而无赏,都只是寻常。「有情有义没脑子」,这句话确实说得好,萧景琰真的很愚蠢,愚蠢到用了十三年本应诗酒欢愉的年华来坚守心中的一点信念,他本来可以不相信,他本来可以稍稍服软,但他没有,从来没有。

但他似乎还是很幸运,毕竟有仿佛是从天而降的麒麟才子,带着莫名的理由选择了他,替他费尽心思谋划,一步一步,有惊无险。於是他开始在朝堂上平步青云,从五珠亲王到七珠亲王,再到一国储君,他到达了看似不可能登上的权力巅峰;他是很幸运,能够为它心心念念的赤焰冤案平反,为小殊和祈王昭雪,梅岭七万冤魂,终得享有祭奉;他很幸运,原来他的挚友并未在战役中死去,只是换了模样,以梅长苏的身分在他身边辅助他。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

许多人说,他人生中真正快乐的日子,只有他的少年时代。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他就这么停留在那些怒马鲜衣的岁月,而后来发生的种种,则只是一个长了些许的梦魇。然而这毕竟不是梦,现实始终冷酷而苍白。从今往后,孤独也好,悲伤也好,也就只剩下他独自忍受,我想他会是一个很好的皇帝,勤勤恳恳,公正严明,还大梁一个海晏河清的盛世,他成全了所有人,却从此再难开怀。

书中写他一个一个地抄写阵亡将士的名单,直至最后一个名字,然后伏案痛哭失声。我不能够想像那是怎样的一种悲痛,每次只要稍加猜测,便心酸得无法言语。萧景琰每一个幸运背后,都隐藏着最深的不幸:他登上了至尊之位,这却是条永恒孤寂的曲折长路;他的挚友从一开始向他隐瞒身份到最后向他隐瞒病情,以至於他要用整个后半生的时间去怀念去自责去追悔。他拥有的不过是外在风光,连最后的星点希望,也随着梅长苏,或者是林殊的死亡而失去,不过镜花水月,一场虚妄。

锦绣江山,故人何在?

长夜漫漫,终将无眠。


写在最后:最初看书的时候,比起殿下,我可能更喜欢苏兄多一点,毕竟那种温润如玉风雅俊秀君子谦和文质彬彬足智多谋体弱多病的範儿才符合我一贯的审美倾向。但,估计是凯凯王太过魔性,我作为一个颜控手控声控开始各种把持不住地把更多的目光投到了殿下身上,不看则已,一看沉沦。不过是望多了这么两眼,把剧情想多了那么几分,整颗心便控制不住地偏向这头水牛,对于他所承受的种种,著实是不忍心,所谓小虐怡情,大虐伤身,遍体鳞伤的我最后决定弃械投降,来,一起念:「我亲妈粉,我自豪。」